联系我们 Contact
搜索 Search
你的位置: 主页 > 策略分类 >

春暖花开之时 会使自己的心灵得到安抚

2017-09-10 17:18 点击:
沧海的一声叹息
  
  小时没看到大海的时候,在心里想过无数个大海的模样。
  
  我第一次看到大海,那还是童年的时候。那时,往海边去没有车,爸爸带我走到海边,走到果树研究所的时候,看到路边有高大粗壮的白杨树,盛夏时节,浓浓的绿荫,一路往前走去,黄土路两边是白杨树,田野里是青纱帐,绿荫一直相伴到海边。海边的黄土路是一个大下坡,当蔚蓝色的大海出现在眼前时,海天一色,我愣住了,那是我看到的最美的景色。我往下跑去,爸爸大声喊我,生怕我一下跑到大海里。
  
  那时海边人不多,寂静。在八一疗养院东侧的岸边榆树林中,有一间小草房,门口坐着一个老太太,门前晾晒不少破旧的渔网,那会儿,我想到了普希金的童话,那个打渔的老翁和贪心的老太婆。
  
  海边的黄沙土路上,一个老汉赶着一辆老牛车拉着满车的甜香瓜叫卖。
  
  童年看到的大海定格在我的记忆深处,抹都抹不掉。
  
  那还是在剧团的时候,春天时,我们乘坐机动船上岛给驻岛部队演出。我们那帮年轻人,坐在船上开心地说笑。清清楚楚地看见海水里的青条鱼成群结队地游动,那些鱼仿佛会把船拥起来的感觉,我们惊叫着,欢呼着。开船的师傅说,我们走我们的,鱼走鱼的,没事。记得开船的师傅把从海里捕捞到的对虾,立刻就用煤油炉煮了吃,味道特别鲜美。
  
  那时的海真富有啊,要不有句俗话说:臭鱼烂虾腥(兴)城呢!
  
  后来,开放了。海边建了不少楼房,把宽敞的大海边弄得挤挤巴巴的,海边的人多了。可大海还是大海,那个流淌千年万年的渤海湾。只是海边闹了吵了;海水脏了浊了;海里却真的穷了。按理说,我不该说这些的,可这些却是我看到的,让我心里揪得紧紧巴巴的大海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我和丈夫说起大海应该原生态;2008年,儿子在法国看到尼斯的海,他说那里的大海就是原生态,人们很喜欢那里大海原始的地老天荒的那股沧桑味道。我们的大海还会回到原来吗?不会的,回不去了,渤海湾永远也不会是原来的渤海湾了。
  
  可没看过大海的人依然喜欢大海,他们以为大海就是这个模样,以为大海就是这样浑浑浊浊的大海。那是长春来的晶晶,七岁的水晶般的女孩。她来了,她对我喳喳地说道,“我来兴城,和幼儿园的老师请假,我要去兴城看海,我们班的小伙伴特别羡慕我。”走的那天,晶晶伤心地哭了,“我和大海还没玩够呢!”
  
  只有大海知道,它的遥远遥远过去,它的很久很久以前。可大海不会说话,大海把自己的心事都告诉每一朵浪花,每一天潮涨潮落,朵朵浪花拍打着礁石,仿佛一声声叹息,诉说着自己的烦恼和忧愁,还有伤悲。
  
  那是一个很温暖的春日,我自己来到海边,海边人很少,只三五行人,我沿着海边的沙滩慢慢行走,看着碧蓝的大海,心里涌上一种静静的感觉,这也是生活在海边人们的一种幸福。我想:小城是座古城,古城沿海,大海为浮躁的辽西笼罩了层闲适与淡定。呵呵,我来到海边,在面朝大海、。